您的位置 首页 淘宝运营

蘑菇街是淘宝的吗(蘑菇街和淘宝哪个质量好)

 

文 / 美股频道

出品 / 节点财经

曾经估值30亿美元的“独角兽”,如今市值仅为1.6亿美元,面临退市的边缘,蘑菇街(NYSE:MOGU)这个曾经光彩夺目的女性时尚电商品牌正陷入日渐式微之中。

蘑菇街在2020年4月宣布裁员140名员工,这一决定背后是公司业绩出现崩溃。根据公司2020财年调整后的财报显示,净亏损扩大近一倍,达到4.142亿元。

蘑菇街目前最紧要的任务是继续生存下去。

/ 01 /

亏损是作为做生意人会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之一,常常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蘑菇街是一个专注于女性时尚的电商平台,与淘宝一样,也是一家总部位于杭州的电商公司,并且两家公司之间存在一定的业务联系。

陈琪在2011年创办了蘑菇街,开始从事电商导购业务。然而,2013年淘宝屏蔽了所有外链,这对蘑菇街的商业模式造成了巨大冲击,最终导致了它的崩溃。

当时,阿里巴巴正面临着淘宝和天猫这两个核心业务之间的竞争,以及支付宝股权转移的风波。与此同时,竞争对手京东的财务情况也不容乐观,刘强东一直在积极寻找资金。

蘑菇街在此时悄然走入人们的视野,并以其时尚女性电商品牌惊艳市场。该公司的目标客户群主要是年轻女性,其销售平台主要以服装、美妆等时尚产品为主。

公司于2011年获得了首笔1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。随后公司一帆风顺,先后进行了A轮等5轮融资,获得了来自IDG资本、厚朴资本和平安创新投资基金等投资机构的支持。

2016年,蘑菇街与美丽说在资本的撮合下完成了合并,使得公司的估值一度达到了30亿美元,成为了主打“社交+电商”的行业独角兽。

腾讯在那个时候正计划进军电商领域,而蘑菇街恰好成为了他们看中的扶持平台,这在当时的情况下显得尤为重要。京东和淘宝这两大电商平台竞争激烈,蘑菇街作为一个备受关注的新兴平台成功获得了腾讯的青睐。

2018年底公司在纽交所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,腾讯是蘑菇街的主要股东,持股比例为18%。

很遗憾,尽管腾讯微信资源一直在支持,但蘑菇街却没有有效地开发和利用微信流量红利,而是一味等待腾讯来提供流量支持。

后来居上的拼多多以其粗暴的“砍一刀”策略迅速崛起,成功融合了社交和电商技术,成为继阿里巴巴和京东之后的又一电商巨头。

蘑菇街目前已不再具备吸引力,就像它官网上展示的廉价服装一样,远离了时尚,却与“地摊”十分接近,让人失去了购物的兴致。

如今,这一切似乎都成了往事,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了十年。

蘑菇街作为电商领域中少数取得一定知名度的先行者,虽然外表光鲜,但实际业绩却给人留下永远无法抹去的痛苦印记。

蘑菇街宣布其2020财年第一季度及整个2019财年业绩情况。2020年3月31日前一财年的业绩显示,公司整体表现不佳。

公司2020财年实现营收8.35亿元,同比下降22.2%,而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达22.24亿元。

公司本季度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4.14亿元,相较上一财年同期的2.40亿元,亏损扩大了73%。

蘑菇街的业绩一直在持续恶化,这种情况也反映到了二级市场上。蘑菇街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的25.7美元跌至1.51美元。同时,其市值也从上市当天的近15亿美元降至1.62亿美元。

/ 02 /

业绩崩塌

股价濒临退市边缘

自2017年财年起,蘑菇街公司的过往业绩一直呈现连续亏损的趋势。

根据Wind 数据显示,自2017财年以来,蘑菇街的营收规模逐渐减少,从2017财年的10亿元下降至2020财年的约8亿元。

在过去的四个财政年度里,公司的净利润规模一直在下降,达到了最大值-22.24亿元,并且净利润率达到了-266.2%,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-1.32%。

数据来源:财报,制图:节点财经

节点财经为我们提供了财报所使用的数据,并用它们制作图表。

公司近三个财政年度的发展情况显示,营收增长率出现了波动下降的趋势,净利润增长率呈现持续下降的态势,同时净资产增长率和总资产增长率也呈现了波动下降的趋势。

公司在2020财年的营收增长率为-22.24%,略低于同期行业平均水平6.61%;而净利润增长率为-357.27%,也低于同期行业平均水平-4.33%。

2020财年,该公司的净资产增长率为-51.07%,较去年进一步下降,低于同期行业平均水平-19.82%;总资产增长率为-46.98%,与去年相比略有下降,低于同期行业平均水平33.85%。

数据提供:财报,绘图:节点财经

近三年来,蘑菇街的销售毛利率呈波动下降趋势,同时ROE也出现了波动下降趋势。具体来说,2019年公司销售毛利率同比下降幅度最大为-357.34%,而ROE同比下降幅度最大为-425.69%。

信息来源:财务报表,图表制作:节点财经

公司的表现糟糕,导致股票在二级市场没有人愿意购买。过去一年,公司股价从近5美元持续下跌,直到2020年4月初,一度跌至1美元以下,濒临被退市。

/ 03 /

疫情中裁员收缩

生存被摆到第一位

2020年第一季度,蘑菇街受到疫情的影响,经营受挫。公司的服装销售需求减少,并且由于疫情导致物流受限,部分订单不得不被取消。

据财报显示,由于豁免了一季度停业和延迟营业商家的佣金,蘑菇街2020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持续恶化。

公司在今年一季度的收入为1.19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5.3%。经过调整后,净亏损为7930万元,而上年同期为6770万元。

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在4月17日宣布了裁员计划,以实现开源节流、聚拢资源的目标。根据36氪报道,疫情期间,蘑菇街裁员约140名员工,占公司员工总数的14%。

蘑菇街在财报中解释说,人员优化是正常的调整措施,蘑菇街正专注于发展直播电商业务,因此需要优化并削减与之强相关的业务。

在公司裁员风波爆发之前,蘑菇街的首席财务官吴婷已于2020年3月31日离职。

公司的关键人物离职,大规模裁员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,让人们都意识到蘑菇街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。

为了延续生命,蘑菇街转向直播,但在众多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下,直播是否能成为蘑菇街的救命稻草呢?

/ 04 /

失速的直播业务

蘑菇街目前将直播作为其战略重点。2020财年,直播业务成为其主要营收来源,其GMV占总GMV的46.2%。

截至过去12个月(截至2020年3月31日),蘑菇街的总交易额(GMV)为170.57亿元,其中直播业务占据了主要份额,达到78.77亿元,同比增长了91.6%。受疫情影响,直播业务在2020年获得了巨大的增长,因此被认为是当时的“风口”。在这个被称为直播元年的风口,蘑菇街希望能利用这个机会实现自身的转机。

蘑菇街的直播业务GMV增速目前正在下降的趋势。

蘑菇街在第四季度财报中公布,其总交易额为24.2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3.8%。其中,直播业务的交易额增长了54.1%,但增速明显放缓,较去年的增长速度放缓至91.6%。

数据表明,尽管今年一季度直播GMV出现了一定增长,但并没有推动整个平台的总GMV增长。

公司在这个期间从商家交易额的提成佣金收入中下降了43%,降至6630万元。

蘑菇街不仅在一季度出现了营业收入和利润加速下降的情况,整个2020财年也呈现了同样的趋势。尽管公司试图依靠直播来“挽救”这一颓势,但这样的举措显得力不从心。

要说,蘑菇街直播的表现相对低迷,与主流直播电商的火热形成了明显的反差。

蘑菇街早在2016年就开始布局直播业务,比淘宝、京东都要早。然而,经过4年的发展,蘑菇街的直播业务并没有取得突出的成绩,发展进展一直比较艰难。

电商平台想要进行直播带货,需要三个核心要素:主播、商户和消费者。他们之间相互依存、并且互相促进。

主播生产优质内容对于吸引消费者(流量)非常重要,因为流量的增加可以吸引更多的商户和品牌入驻平台。平台的活跃程度意味着主播更容易实现变现,并且能够持续产出优质内容。

提起主播,大家都熟悉淘宝和抖音的一线主播,比如薇娅、李佳琦每个月直播的观看量近10亿。然而,蘑菇街的主播却默默无闻,鲜为人知。

自2020年以来,越来越多的明星、主持人以及企业家开始利用直播平台进行带货直播,他们的实力非常强大。这些大咖不仅给头部主播制造了强大的竞争对手,还导致了主播行业的马太效应,对小主播的生存空间造成了挤压。

蘑菇街日益加深危机意识。创始人陈琪在2020年5月底提出了“美力计划”,计划中提到,只要主播外貌出众,平台将为他们提供每月3万元的最低工资。

很明显,蘑菇街对于主播的要求仍停留在初级阶段。如今,用户更加关注主播的实力表现。像阿丽塔一样外貌出众又技艺精湛的主播,很可能会对直播平台更加挑剔。

这就好比是“有多大舞台养多大明星”。今年的“618”活动中,天猫邀请了300位明星和600位总裁集体上淘宝直播,简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会,蘑菇街在这股时代浪潮中几乎被淹没了。

/ 05 /

一路求稳反被误

也许陈琪早已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。

他领导蘑菇街取得了巨大成功,吸引了多家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,并得到了腾讯的大力支持。他们花了8年的时间才成功上市,这可能是为了稳健地发展业务。

在2013年,当她致力于女性垂直电商时,错过了UGC社区的兴起,结果让小红书笑到了最后。对女性时尚品牌的坚持也让公司面临着天然的天花板,注定会被拼多多赶超。

尽管蘑菇街一直追求稳妥,但却并未能取得长远成功。虽然曾试图转型直播电商,但与阿里和快手相比仍显得力不从心。

很多人之所以知道蘑菇街,并不是因为他们在平台上购物过,而是通过在综艺节目上看到的广告。

为了提升知名度,蘑菇街一直在大力投入营销。自2018年以来,蘑菇街一直大力赞助了多档热门网络综艺节目,比如《心动的信号》和《女儿们的恋爱》,以期扩大品牌影响力。

蘑菇街在2017年至2020年的财政年度中,持续投入超过6亿元的营销费用,并且将营销费用占收入的比例维持在62%至77%之间的高水平。据报告,2020财年蘑菇街的销售费用达到了6.13亿元。

尽管公司品牌曝光度依然存在,但从营收和平台整体活跃买家数来看,目前似乎尚未明显地带动营收和平台流量的增长。

蘑菇街2020财年的总GMV为170.57亿元,与去年持平。然而,公司并未透露年度活跃用户规模。而在前两个财年,该指标约为3280万人。

蘑菇街的年度活跃买家数自2020财年第二季度开始出现下滑趋势,而最新的财季报告中没有披露这一数据。

在竞争激烈的电商市场,这个昔日女性时尚电商品牌日渐式微,面临着来自京东、淘宝、拼多多等新老对手的围猎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。

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,2019年阿里网络销售份额占比高达55.9%,遥遥领先。而京东和拼多多分别占据了16.7%和7.3%的份额,显示出了明显的网络销售份额优势。

蘑菇街网络销售份额相比之下仅有0.2%。

图片来源:艾媒咨询

根据知名投资人的观点,投资标的的选择应该首先关注团队和赛道。蘑菇街选错了赛道,这意味着在同一个赛道上竞争对手可能过于激烈。

在电商市场激烈竞争的时机里,陈琪可能因过分谨慎而没有及时抢占市场份额,从而错失了蘑菇街的发展机遇。

这家曾经名噪一时的电商巨头正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

免责声明: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 

关于作者: songqingji

热门文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